当前位置:首页 > 研报详细页

研究报告:平安证券-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框架构建,对中国监管状况的评估及其发展展望-060707

研报作者:巴曙松 来自:平安证券 时间:2006-07-07 16:49:16
  • 股票名称
  • 股票代码
  • 研报类型
    (PDF)
  • 发布者
    cl***ow
  • 研报出处
    平安证券
  • 研报页数
    22 页
  • 推荐评级
  • 研报大小
    129 KB
研究报告内容

2006年7月7日 专题研究报告 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框架构建 对中国监管状况的评估及其发展展望 基于养老金体系在社会保障和国计民生中的重要地位及其低风险偏好,各国都 对其资金投资和运营给予严格监管。

成熟市场的经验表明,风险导向监管是严 格的数量限制模式和审慎性监管模式之外,整个年金监管框架中十分重要的组 成部分,基于有效利用监管资源、提升市场灵活性和系统安全性、提供有效风 险预警机制以及实施动态监管等目的,引入风险导向的养老金运作监管将是必 然趋势。

我国企业年金制度刚刚起步,参与机构较多,运作环节复杂,借鉴国 际经验采用风险导向监管方法有助于形成规范的市场秩序。

本文综述了当前国 内外对养老金监管的文献观点,探讨风险导向监管模式在企业年金领域应用的 理论和意义,并着重通过采集流程风险点,构建风险监管矩阵和制定监管实施 工具等来建立基于我国企业年金以风险为导向的RATE监管框架,从而为我 国企业年金制度初步探索新的监管理念和监管方式。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巴曙松博士(陈华良合著) 2/22 目录 一、文献综述................................................................................................3 1.国外相关研究综述3 2.国内相关研究综述4 3.当前研究状况及本文的创新研究重点4 二、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模式理论与实践..............................................5 1、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的发展和演变5 2、构建风险为导向的监管的一般框架6 3.国外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实践8 三、我国引入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框架探讨..........................................9 1.我国企业年金转向风险导向监管的意义9 2.建立我国企业年金基于风险的监管框架10 四、结 论..................................................................................................15 附表1企业年金计划运营环节风险点评估表.............................................17 附表2企业年金计划风险导向监管矩阵构建.............................................18 参考文献.....................................................................................................20 作者简介.....................................................................................................21 3/22 一、文献综述 1.国外相关研究综述 国外在企业年金发展市场发展成熟的过程中,对监管机制进行了研究。

从养老金监管的决 定因素上看,一系列研究指出各国养老金监管方式的确定与其经济环境、监管水平和法律 的完善程度关系密切,而且发现监管的有效性是与金融市场的结构和法规完善程度显著相 关的。

通过经济学上的分析可以找到金融监管的深层原因(Llewellyn,1999; Mishkin, 2001),金融监管对金融系统稳定性的影响(Davis,2001),以及成功的养老金改革与其所处 的金融系统成熟度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Blake,1999)。

监管的功能是制定监管法规,保证金融机构严格履行法规,并在其出现问题时强行进行处 置,以减少经营失败带来的损失和对金融体系的冲击。

一般情况下这些职能由同一监管机 构行使,能否合理立法、有效执法直接决定着养老金系统运行的制度环境的好坏(Llewellyn, 1999),因此监管机构的监管能力是选择监管制度的重要因素之一。

进一步的研究发现对 金融机构准入和经营的过紧监管会增加监管的成本(Levine,2003),也不利于金融系统的 稳定性(Barth,2002)。

Levine (1999)跟踪分析了不同国家的法律起源、金融业和经济发展历程,他认为国家间 不同的法律起源和传统决定了不同的银行体系和证券市场的发展历程,也解释了各国长期 经济增长率的差异,进而间接的影响了养老金监管模式。

Kaufmann和Kraay(2003)对各 国金融监管的强度进行了计量分析,他们认为法律的约束力越强,仅依靠市场进行监管的 可行性越小。

Franklin Allen和Steven Gale通过比较不同的金融体系后指出,经济越发 达的国家越可以依靠市场约束来进行金融监管,并且市场对监管者有着更强的影响力,反 之亦然。

早先的一些专注于年金领域的研究佐证了上述结论,即各国在经济、监管水平和法律等方 面的差异,同样决定了该国年金监管的模式,甚至可以将这些因素列表排序给出年金监管 模式的光谱(Demarco,1998; Rocha,2000; Vittas,1998)。

在上述因素之外,还有一些文 献研究了金融市场的深度(Anca Mataoanu,2004)以及接受监管的基金数量(Richard P. Hinz,Anca Mataoanu,2005)等因素。

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各国养老金体系运行和 监管的环境,鉴于各国在这些方面的巨大差异,各国应结合本国国情制定相应的养老金监 管体系,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可以照搬他国经验的最优的年金监管模式。

随着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逐步得到重视,各国也积累了较多与之相关的研究文献。

关 于年金风险监管的含义,有研究认为年金监管的基本职能包括:准入授权、监测、分析、 干预、修正和交流。

企业年金的风险监管仍是执行上述职能,只是方式上与普通监管有所 区别,它是以复杂的数据库或评分系统为基础的,通过大量地运算找出监管者关注的重点 并加以处置的监管模式(Richard P. Hinz,Anca Mataoanu,2005)。

年金风险监管的基 本要素包括:风险管理程序的要求;风险基础的资本和准备金要求;使用压力测试或var 测度风险;定量和定性分析混合使用的风险评分系统来监控重点环节,例如监管阶梯法和 交通指示灯法;依靠第三方进行监管;增强信息披露;金融监管机构的整合;强化行业教 育(Richard Hinz,Roberto Rocha,2006)。

在年金监管引入风险监管的动因中,文献中比较公认的包括,原先的多头监管有转向单一 监管机构的趋势;优化监管资源配置,节省监管成本;市场收益率偏低,需要放松投资组 合的限制,提高投资净收益(Axel Oster,2006;Richard Hinz,Roberto Rocha,2006)。

Axel Oster(2006)还提出了:股市危机加大了资本市场的波动性,需要满足欧洲市场上 Solvency II的要求。

Richard Hinz,Roberto Rocha(2006)认为仿效银行监管的发展轨 迹,适应新的谨慎人投资原则也是引入风险监管的原因。

年金的生命周期较长,实证研究 发现资产持有的周期越长则面临的市场风险越小,但该风险不会消失(Krishnamurthi, 1999;Alier and Vittas,1999)。

与传统的企业年金监管相比,风险导向的监管专注于高风险环节,可以有效地节省监管资 4/22 源;建立了风险评估和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体系进而提升了金融系统的稳定性;监管方法灵 活,可以对各种金融产品和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进行监管(Thomas Fitzgerald,Robert Vogel,2000)。

这为完善当前我国企业年金现阶段监管框架提供了参考。

2.国内相关研究综述 高松凡(2005)认为现阶段我国年金监管体制尚未完全建立、配套法规缺失。

他建议监 管体系的建立,应有更高层次的行政部门或委员会进行协调,更高层次的法规出台。

汤艺 娜(2005)运用俘获论和经济规制论的理论来分析,认为市场发展初期的监管是必需的, 但考虑过于严厉的监管会增加养老金管理人的机会成本,监管成本上升带来的是养老保险 制度产品和服务供给的下降,最终导致政府失灵,认为企业年金监管应有合适的边界。

王 虎峰,陈晓云(2005)提出了监管制度上要考虑公平性和普遍性,建议低收入群体也应 该参与企业年金并享受其收益。

巴曙松(2005)则指出我国对企业年金投资的监管基本 上遵循了定量限制的思路。

我国目前选择定量限制监管模式显然是同我国的宏观金融环 境、监管能力和企业的微观治理水平相吻合的。

对于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机制,我国尚处于探索阶段,相关文献也较为稀缺。

研究认 为,我国企业年金运行中需要加强监管的风险包括:信用风险、独立性风险、投资风险和 公平性风险。

这主要是由我国现行企业年金的制度安排和市场结构决定的,这些特征包括 运营部门较多,风险链较长,缺少专业的养老金机构,年金采用个人账户,属于员工自愿 建立的补充性养老保险(巴曙松,2005;杨波,2004)。

邓大松,吴小武(2005)认为 企业年金基金运行中存在的风险点主要分为内部风险和外部风险。

外部风险包括:政治风 险、政策风险、经济周期风险、通货膨胀风险和自然风险。

而内部风险则包括:委托代理 风险、流动性风险和破产风险。

巴曙松(2005)按照不同类型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结构 和信息披露水平分析了他们各自的风险程度和监管重点。

在企业年金风险的防范上,针对我国企业年金市场发展初期的特殊情况,构建风险导向监 管的建议是以主动性监管为主;加强监管主体之间以及其自身部门之间的信息沟通;加强 信息披露制度建设,防范关联交易风险;按照ISSA标准完善企业年金持有人利益保护框 架;建立明确的问责机制,防范出现问题后员工利益无处保护(巴曙松,2005)。

为严格 控制企业年金的市场化运作风险,应采取四项管理制度:一是建立不同管理服务机构的相 互制衡制度;二是建立报告和信息披露制度;三是建立投资管理安全保障制度;四是建立 主动监管制度(毛欢喜,2004)。

3.当前研究状况及本文的创新研究重点 在国际发展经验看,养老金风险监管理念从银行监管经验中移植过来不久,国外文献中阐 释风险监管时,以研究银行、保险业经验居多,针对养老金风险监管资料较少,且多为案 例研究,缺少国际比较和系统性的梳理,没有总结出年金风险监管发展的一般规律。

同时, 国外文献中实际操作方法介绍较少,特别是风险监管核心内容——风险矩阵和监测指标的 编制基本没有涉及,难以指导我国后续推进风险监管的进程。

由于我国年金监管框架建立时间不长,从文献综述来看,国内对年金监管问题的研究多数 是基础性研究或知识性介绍。

多数文献主要集中在年金基础理论的比较;严格数量监管模 式、审慎监管模式以及混合模式的比较;国际上年金监管经验的介绍;我国现有条件下监 管模式的选择和趋势上,对于年金的风险监管这一年金监管的前沿思想的研究还相当初 步。

在实践上,我国年金市场刚刚起步,监管资源稀缺,年金体系复杂,角色较多且金融 机构行业跨度较大的情况下隐藏着较大风险,引入风险监管迫在眉睫。

因此需要尽快将风 险监管的概念、操作方式等全面介绍到我国的年金市场,认清风险监管的发展趋势,是对 我国现行数量监管模式的有益补充。

深入研究年金风险监管的国际经验,以及我国可能采 取的实践方式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课题。

本文的研究重点,就是在国内同领域研究涉及并不深入的情况下,引入了国际前沿监管思 想。

在国际经验比较和理论分析的基础上,分析了对我国的借鉴意义,并结合中国实际, 探索了适合我国年金体系的风险点,再以发达市场国家风险监管的经验为基础进行修订, 5/22 选择适合我国年金市场的风险监管工具,核心是构建风险矩阵,拟定风险监管指标,供政 策制定者参考,缓解现有的监管资源不足的局面。

二、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模式理论与实践 自1875年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mpany)为其雇员建立第一个正式的企业 年金计划以来,企业年金在国外发展已经有了100多年的历史。

在100多年的发展历史 中,各国受金融市场的发育程度、法律环境、政治文化背景等多重因素影响,形成了比较 成熟的企业年金基金监管模式。

国外的企业年金基金监管模式主要有两种,即审慎性监管 模式和严格数量限制监管模式,并随着监管理念的逐步成熟和各国监管能力的逐步提高, 呈现出日益重视风险导向监管方法运用的发展趋势。

1、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的发展和演变 (1)在各国养老金建立的初期或金融市场欠发达国家,实行严格数量监管是符合实际的 在严格数量限制监管模式下,监管者为达到已经设置的监管目标,依据严格限量原则对本 国企业年金基金进行监管,通过限制市场风险暴露来保护受益人的利益。

监管机构通常实 施严格的专业投资机构准入制度,对投资机构的设立标准、人员选择方面采取一系列的监 督管理;尤其是对企业年金基金投资运作实行较为硬性的管制,在合同条款、投资组合工 具及比例等方面做出严格的限制和规定,因此会耗费巨大的监管资源密切监控基金的日常 运营,以保证各运营机构达到监管机构所要求的各种规定。

采用严格数量限制的监管模式是与一国的实际情况相联系的:此模式下监管当局的主要任 务是设立数量标准,并对相关主体对各标准的符合性加以监督,监管过程比较容易把握; 因此,对于企业年金处于发展的初期或者是金融市场不发达、监管条件不成熟的国家来说 是一个符合实际的选择,例如智利、瑞典、德国、马来西亚等国。

对于这些国家,该模式 有利于降低受托人选择专业投资机构的风险,有利于控制基金投资风险,最大限度地保证 年金的合规发展和广大受益人的利益安全性。

但是一味强调安全性而对年金运行实施严厉 僵化限制的监管,难免招致过度监管之嫌,也可能使一国丧失发展资本市场的动力。

对基 金投资领域、资产配置比例等方面的硬性规定使企业年金基金较多地受到政府的约束,经 营的主动性和创造性从主观和客观方面都受到了压抑,导致了市场效率的扭曲。

比如,对 年金计划所投资的金融工具实行的数量限制会降低养老基金投资组合管理效率,妨碍了资 产配置和证券选择过程的最优化,因而导致了次优的风险和收益配置,最终影响年金计划 的成本和收益;对国际投资的数量限制尤其是规定年金基金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政府债 务,容易导致养老基金成为政府预算的融资工具。

(2)由严格数量监管逐步放松限制,并向审慎性监管模式过渡 国际金融监管经验表明,当社会政治经济条件的变化催生了新的风险,旧的监管方法或模 式已经难以适应新的形势要求的时候;当一国原有监管模式的弊端逐渐显露或各国监管经 验逐渐成熟的时候,必然推动着金融监管模式顺应时代的变化而做出相应的调整,出现更 加灵活的监管形式。

国际企业年金监管的发展也不例外,必然要经历一个不断发展、不断 完善的过程。

严格限量监管模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一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情况、 法制的健全程度等因素的不断变化而变化的。

纵观各国金监管的实际发展路径,在企业年金计划创建初期,限于资本市场规模、养老基 金的规模、本国的监管能力,实行了非常严格的数量限制监管模式,并被证明是有效的。

随着其养老金体系改革的深化,资本市场在深度和广度上的拓展,年金运营主体服务经验 愈加丰富等,监管形式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逐步放松数量和比例限制,并清晰的呈现出 向审慎性监管模式过渡的发展轨迹。

实施严格数量监管模式的智利从1985年开始有选择 性地逐步放松各种限制:对可其投资范围和限度进行了重大调整,逐步放宽对年金投资的 相关限制,严格限制的规则逐渐削弱,更好的年金投资绩效、以及更低的投资风险验证了 其决策的正确性。

6/22 图表1智利对养老金投资限制的比例变化 198119821985199019921995199619971998 政府债券10010050454550505050 公司债券606040404040454545 可转换债券 10101010101010 抵押证券704040505050505050 信用证704040505050505050 定期存款704040505050505050 股票 30303037373737 共同基金 101010101010 外国证券 3991212 对冲工具 999912 资料来源: Juan Yermo (2000).Pension Funds in Latin America: Recent Trends and Regulatory Challenges 对于经济发达,金融体制和监管体系比较完善,资本市场和各类中介组织比较发达,相关 法律较为健全的发达国家来说,逐步向审慎性监管过度或从初期就采用审慎性监管模式也 是十分常见的。

在审慎性监管模式下,监管机构放松对有关合同条款、市场准入条件、投 资组合等约束;监管层对企业年金专业投资机构的准入资格仅作一个基本条件要求,一般 不过多介入基金日常运作,在投资行为细节和其他方面给予基金充分的自由。

采取此种模 式的国家都十分重视监管的立法,保证监管手段的严肃性和公平性;强调专业投资机构对 受益人的诚信义务和基金管理的透明度,重视信息披露和第三方的监管力量,保护受益人 的利益。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采用的即是此种模式。

Davis E.P.and Steil B.(2000) 通过实证研究表明:实施审慎性监管模式的国家的年金投资收益水平要高于实施数量限制 模式国家的收益水平,而且面临的风险反而相对小些。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如果不顾国情, 忽视企业年金基金对安全性、收益性和流动性的综合要求,在金融体系落后,兼管经验匮 乏的国家推行审慎性监管模式,往往事与愿违。

(3)由严格数量监管向审慎性监管转变的同时,一些国家开始关注并引入以风险为导向 的监管理念 严格的数量限制监管模式秉承的合规性监管理念过度注重年金监管的安全性目标,认为只 要制定好市场游戏规则,并确保市场参与者遵照执行,就能实现监管目标。

审慎性监管模 式放松了各方面的硬性限制,给与年金基金各管理主体更多的经营自由,力图实现安全与 效率的结合。

随着时间的发展和年金运作过程中出现的各种新情况,两种监管模式都出现 了与现实不相适应的方面:市场敏感度低,往往对风险的识别不够及时,相应的监管措施 滞后于市场发展等。

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国在采取不同监管原则的同时,很多国家年 金监管的重心转向确保年金资产的安全和年金市场的公正和效率。

一些国家开始关注并引 入风险监管的思想,力争既能有效控制风险,又兼顾企业年金安全和效率的平衡。

一些国 家的监管当局相继摒弃不必要的高成本的监管法规和手段、提出一系列以风险监管为基础 的规则,引入了灵活、适用的风险导向监管方法,年金领域的监管与效率两大问题也实现 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融合。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在企业年金风险导向监管方面都 积累了比较成熟的经验。

2、构建风险为导向的监管的一般框架 (1) OECD国家以风险为导向监管的理论探索 OECD国家的IOPS(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Pension Supervisors)将以风险为导 向列为年金监管十大原则之一,目的在于寻求最大化程度地减轻、降低年金系统的潜在风 险。

各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风险监管上都取得了比较好的经验,本文以加拿大为例: FSCO(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早于2000年便开始启用风险为基础 的监管程序来监管DB年金计划的资金,2004年7月,推出对年金计划投资的风险监管 程序进行意见征询,经过一些修正有意于2006年全面启用。

FSCO的风险监管程序包括 监控(monitor compliance)/确认(ensure compliance)/强制实施(enforce compliance) 7/22 三大过程和以各种定性、定量指标为风险参数的两个层面的遴选标准:通过第一个层面检 测识别出那些并不会对年金计划受益人产生直接高风险的一些年金计划,将其排除在需要 继续关注的范围之外。

第二个层面对通过第一层面检验继续留下待检的年金计划中进一步 识别出由于各种可能的偏离而对年金计划参与人可能产生的高风险的那些部分,并作进一 步详细的风险判断,据此采取不同强度的监管措施。

具体流程见下图: 资料来源:Risk-Based Supervision of the Funding of Ongoing 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s (2000) .gov.on.ca 尽管各国采取的风险监管的具体程序与方法不同,但是一般都具有一个正式的风险管理计 划或程序、运用压力测试和在险价值(VAR)测度、运用定性与定量混合的评分系统来决 定监管强度和监管梯度以及依赖第三方力量、加强报告和信息披露制度等共性以确保对企 业年金风险点全面准确的把握,采取适当的监管措施。

(2)风险监管方法的操作思路 监管当局通过现场监管方式和非现场监管(主要是非现场监管方式),对所获得的综合信 息进行分析,利用各种评估、评级标准和风险参数设置,逐步进行检验测试,将年金计各 运营主体最终划分为正常、基本正常、有问题、严重问题机构等不同的风险类别。

对于正常机构和基本正常的机构,监管当局的主要监管任务是关注其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并据此研究此类机构的共性问题,同时将其主要指标与历史数据对比,掌握其变化趋势。

对于有问题机构,监管当局可视问题的严重程度而相机而动。

或者就其指标异常的原因及 公司经营的状况,向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其他高级管理人提出质询,提出整改要求,并视公 司拟采取的措施是否有效,决定是否采取进一步整改措施;或者视情形直接采取救助性措 施或整顿性措施。

而对于严重问题机构,除可采取上述的整顿措施外,监管机构一般在已 经或者可能发生支付危机而严重影响年金计划受益人利益和金融秩序的稳定时,对该机构 实行接管;若危机机构已经严重偿付危机或者有重大违法经营行为而无法救助或没有必要 进行救助时,监管当局可依法对其予以市场退出。

低风险计划结束 基金估值 报告数据 输入数 据库 监控实施 情况 细节检查 需关注 的计划 确保采取 有效的改 进计划 识别有待进一 步观察的 计划 结束 强制实施 改进计划 未达到要 求的条件 达到要 求条件 结束符合监管法律法规所有 实质性要求的计划 监控 确认 强制实施 8/22 3.国外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实践 1979年美国货币监理署John G. Heimann提出的对跨国银行的创新监管概念是今天风险 监管的前身。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美国银行业的倒闭风潮,监管部门在以传统的 数量监管为主体的监管模式下逐渐引入了风险监管的思想。

通过对银行体系崩溃教训的反 思,美国于1994年风险监管在法律上正式确定为银行监管的主导模式(Thomas Fitzgerald,Robert Vogel,2000)。

随后的90年代中期,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 纷纷将风险导向监管的思想引入企业年金市场。

(1)关于企业年金监管指导及操作实践的监管要求和国际惯例 2005年4月OECD理事会通过了《OECD企业年金治理准则》,它要求对企业年金公司 治理的监管应明确以“设立企业年金是为了确保退休以后能有一个稳定的收入来源”为目 的。

准则共分两大部分十二条准则,其中治理结构部分包括:责任识别、治理主体、专 家咨询、审计师、精算师、托管人、责任和适当性八条准则;治理机制部分包括:内控、 报告、信息披露和纠错机制四条准则。

该准则对所有成员国和非成员国企业年金基金治理 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

2005年10月国际养老金监督官协会(IOPS)出台了《IOPS私人养老金监管十项原则》。

该文件旨在提升、保障以及更好的监管养老金基金和计划,保护养老金基金成员和受益人 的利益。

十大原则分别是:客观性、独立性、充足的资源、充分的权力、风险导向、均衡 性和一致性、咨询与合作、保密性、透明性和监管者责任。

其中第五项原则——风险导向, 已经明确提出养老金监管应该力求将最可能的风险控制在最低水平,应以风险导向监管为 目标,监管要有事先性,按照比例方法,及时发现、避免并干涉可能出现的严重问题,并 使用可以最大化监管结果价值的监管工具。

这是第一份明确指明年金风险导向监管的国际 性指引文件,我国的保监会是该协会的委员,需要遵从该原则的指引,可以说风险监管也 将成为我国现行年金监管模式下的有益补充。

(2)OECD国家的监管实践 现在已经明确采用风险监管的理念进行养老金监管的OECD国家包括:美国、加拿大、 澳大利亚、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丹麦、爱尔兰和英国(CCIR,2004;world bank, 2006)。

这些国家拥有较为完善的金融体系,并且在银行和保险业的风险监管中积累了丰 富的经验,将风险监管引入养老金市场水到渠成。

美国,近年来监管机构更加倡导教育市场,技术支持监管和机构资源服从法规。

这些动态 反映了美国强调交流式监管的趋势,以更有效的通过对雇主年金计划的监管来保障参与人 的权益(Richard P. Hinz,Anca Mataoanu,2005); 加拿大,2000年7月安大略金融服务委员会(FSCO)实行以风险导向的DB计划监管 方法。

为在技术上保证风险监管的实行,该委员会对国内注册的6000多个养老金计划进 行了跟踪调查,并建立了电子数据库,并定期公布精算信息摘要(AIS)和养老金发展的 趋势分析(FSCO,2005); 德国,年金风险监管的组成环节包括风险度量,根据场景预测等方法合理度量风险;压力 测试,即模拟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短期内受不同程度消极影响下的反应,需求合适的投 资策略;风险打分系统,即监管部门通过调研,根据定量指标和定性场景分析的结果,对 机构进行风险评级,并列出风险矩阵(Axel Oster,2006); 西班牙,年金风险监管通过监管年金基金的公司治理结构,经营策略、内部人员流动性和 内控系统的稳定性等方面来考察年金的风险,以保证年金资产质量和流动性。

(FSCO, 2005); 爱尔兰,也引入了风险监管的理念,他们建立了一种新形式低成本运行的养老金个人储蓄 账户,并逐渐由DB转向DC。

养老金委员会行使监管权力主要通过强制托管人注册,制 定DB计划标准,监管随即抽查年金计划,调查访问,更新每日信息,吹哨机制和罚则等 9/22 方式来及时发现风险(Anca Mataoanu,2004)。

(3)拉美国家的监管实践 拉美国家与OECD国家的监管机构设置差别很大。

拉美国家以事先监管为主(Vittas, 1998;De Marco, Rofman, Whitehouse,1998),全部的监管资源都投入到养老金的监管 中,而OECD国家并非如此。

这是由于在多数OECD国家的历史上,私人养老金计划的 出现早于监管机构,迫使监管结构按照已有的养老金计划而设计。

相反,多数拉美国家监 管机构的出现较晚(Stanisawa Golinowska,Piotr Kurowski,2000)。

拉美地区已经有部分国家开始引入了风险监管的方法。

墨西哥企业年金基金为了获取更高 的投资收益普遍采用了新的投资政策,与此相对应的引入了var限定下的风险监管。

哥斯 达黎加的年金监管局也引入了风险监管的理念,根据每年的物价指数调整年金管理机构资 本的最低要求,为防止操作风险加大了对信息系统的投入,并强制年金管理机构建立风险 委员会。

三、我国引入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框架探讨 1.我国企业年金转向风险导向监管的意义 (1)降低监管成本和提高监管效率 风险监管理念的引入,风险导向监管方法的实施并没有改变维护金融体系稳定的基本目 标,而是将其重心转移到监管效率与成本的统一关系上来,在制定和实施监管政策、措施 的过程中努力实现系统安全、监管成本与效率的最佳平衡。

企业年金监管的成本主要包括监管当局制定和实施监管所要耗费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主要 是雇员费用和日常运作费用)即行政成本和被监管对象因遵守监管法规而需要建立新制 度、花费时间和资金以及在监管下经营效率损失等而付出的成本,即合规成本(compliance cost)。

风险监管方法的引入有利于降低监管成本,提高监管效率。

对于监管当局而言, 相对于庞大的年金体系监管资源总是稀缺的,必须很好地对监管资源加以配置,提高监管 效率。

一个有效的风险导向监管程序能在较短的时间内以一个较为准确和快速的方法找出 存在较大风险而需要重点关注的年金管理机构,从而避免花费过多的监管资源在无重大问 题的机构身上。

这样便能集中整合有限的监管资源实施有效监管,同时也减少了被监管对 象在原有监管模式下不必要的经营效率损失而导致的监管合规成本,实现有限监管资源的 优化配置。

(2)强调建立有效的风险预警机制,及早发现风险信号 风险导向的监管方法所提供的有效风险预警机制,对于监管当局、年金管理人以及广大社 会公众均具有重大意义。

对监管当局和各年金经营管理机构而言,这种预警机制为其监管 机构果断介入和经营管理机构自我纠正提供了指导,为及早化解危机和减少损失赢得了宝 贵的时间。

金融风险具有爆发性和传染扩散性,而企业年金基金本身又具有雇员退休后生 活保障支持的特殊性质,因此风险的及时解除尤为重要。

如果风险水平不高,问题不严重, 各经营机构可以应监管层要求及早调整业务策略,实现自我修正,化解潜在的风险,避免 监管当局外部介入的被动局面;如果风险水平已经达到一定程度而需要监管当局直接介入 干涉时,监管当局也能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无论对于经营机构自我纠正还是监管机构外部 干预,问题发现越早,采取行动越早,解决问题的成本越低,发生损失的可能性越小。

另外,也为广大建立年金计划的企业正确区分“好机构”和“坏机构”,为其更好地委托 自己企业的年金计划,选择风险控制水平好、经验丰富的年金管理机构提供参考。

(3)动态灵活地调整监管重点,优化配置监管资源,提升年金市场的灵活性。

一国的经济政治法律状况可能会发生变化,年金运行的市场环境不断地在发生变化,年金 10/22 运营也会不断面临新的风险,单纯的严格数量限制模式和审慎性监管模式下的监管条件往 往具有刚性,带有危机导向的“消极性”监管特点,难以适应不断变化着的内外部市场环 境,年金市场灵活性不够。

风险导向的监管方法恰恰弥补了两种监管方式灵活性的不足, 可以根据年金市场环境的变化来比较灵活的调整风险监管程序中的风险参数设置和相关 指标,从而达到动态监管、量身定制的效果。

2.建立我国企业年金基于风险的监管框架 英国在1995年巴林银行事件后由FSA颁布了针对银行系统的《以风险为基础的银行监 管办法》,借鉴该办法框架,我国企业年金基于风险的监管可以分为风险评估(Risk Assessment)、监管工具(Tools)和实施评价(Evaluation)三个层次,即构成RATE 框架。

该框架要求,对于企业年金的监管,首先设定合理的监管目标,进而关注内外部因 素是否会危及该目标的实现。

基于风险监管的核心旨在从控制“金融机构所承担的风险” 转向控制“监管目标所无法达成的风险”。

在识别风险点的基础上设定风险控制工具并制 定合理的评估标准和改进措施,从而实现对企业年金整个流程环节的审慎性监管。

(1)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目标 企业年金风险监管的目标通常包括及时发现需要深入监管的个案和风险上;将有限的监管 资源集中在已发现需要深入监管的个案和风险上;对发现的问题作出及时准确地处理 (FSCO,2000)。

借鉴2000年FSMA对金融监管目标的设定,我国对企业年金监管的 目标应包括:(1)维护企业年金市场的稳定有序;(2)促进市场主体对运营机构的了解; (3)保护企业年金持有人的利益;(4)减少金融犯罪。

(2)企业年金监管体系的风险点判断(Risk Assessment) 与传统监管方式不同,对风险点的判断并不完全针对机构,而是以监管目标为导向,对达 到监管目标有负面影响的因素即可判定为风险点。

同时在操作上,判定具体风险点前首先 出具对金融环境的评估,包括对政治改革、社会保障体系进展、法律制度建设、社会状况、 人口、科技等方面进行综合的评估,这些因素将会间接地影响企业年金市场的发展、政策、 企业参与状况等,从而进一步影响监管目标的实现。

其次,对于金融机构的风险点判断,还应衡量机构在市场的影响力。

FSA在运用基于风 险的金融监管框架中,对市场上15000多家金融机构按照影响力进行分类,其依据主要 是市场占有率的高低,分为高、中高、中低和低四类,在众多的金融机构里,80%都属于 低影响力范畴,因而不需要做特别的风险评估,其余的机构则需要加以不同层度的关注。

这种模式的指导理念即按照对金融监管目标的达成做最有效的金融资源分配,提高监管效 率。

尽管我国目前企业年金市场尚小,参与机构也有限,但当前监管资源不足也客观存在, 对运营机构对市场的影响进行划分而投入不同层度的监管资源,也是推动监管效率提高的 方式。

再次,即是按照企业年金运营流程和监管目标判定具体的风险点。

按照我国企业年金运营 模式特征,风险点归属与年金计划体系的风险和年金基金管理运作的风险两大类,前者包 括企业年金理事会的风险、企业年金参与机构关联交易的风险、企业年金计划公允性风险、 企业的缴费风险、参与机构的治理结构风险、欺诈和虚假营销的风险六种,后者包括产品 风险、投资独立性的风险、资金的流动性风险、资产配置风险、通货膨胀风险、账户管理 系统风险、资产托管及挪用的风险和信息报告风险八类。

同时,还需要结合判定这些风险 点在运作环节中的影响程度和发生概率,给出一个影响因子乘数。

这些风险都直接或间接 地影响了监管目标的达成(见下图)。

对所有风险的描述见附表一,其中,当前尤其值得 关注的重点是如下风险点的判定。

11/22 图表2企业年金风险点判定流程 企业年金参与机构关联交易的风险 通过分析我国企业年金制度与运作流程中关联交易产生的可能性1,把我国的企业年金关 联交易分为本人交易、共同交易、代理交易和自我投资四种类型,这种分类不仅利于判断 关联交易的发生,也容易分析交易给利益相关各方带来的影响。

其中,共同交易是在我国 的企业年金特殊制度下最容易产生的关联交易方式,共同交易的产生主要在于控股关系或 角色重合,一个机构或者金融集团在同时申请开展多项业务,出于共同利益或情感考虑, 而极易产生损害年金资产的非公允关联交易。

非公允的关联交易其负面影响则在于企业年金受益人处于信息弱势,对运营机构的监督缺 位,导致所投入的企业年金资产风险增加,或者被关联交易所侵蚀。

对于监管当局而言, 非公允的关联交易可能使年金运营机构与其关系人之间利用有关关系人的信息优势,在二 级市场进行内幕交易,联手操纵;或者利用关联关系削弱竞争的公平性,选择低效机构参 与运营,加大营运成本;或者与关系人之间利用价格转移等方式进行利润转移或损害转嫁。

企业的缴费风险2 该方面存在风险主要出于三个原因。

一是企业职工是否对其未来生活保障进行长期计划。

出于各种原因,许多职工并无长期计划,对自愿参加的DC计划没有兴趣3。

二是职工的 消费行为是否与长期计划相符。

有些职工本有长期财务计划,但出于当前消费压力等原因, 并未按照计划执行,这就出现了“自我控制”(Self-Control)4问题5。

三是我国企业年金的 税收优惠政策的滞后,使得企业在为员工建立企业年金方面的成本比较大,对企业没有大 的激励作用,因此积极性不高。

上述原因的直接后果就是降低了DC计划的基金规模,难 以利用规模效应保证收益,从而导致资金不足。

参与机构的治理结构风险 我国的企业年金基金采用的是信托型管理模式,企业年金管理与营运过程中涉及到的营运 主体之间的互动关系比较特殊,养老计划成员或收益人与各营运主体之间的相互关系比较 敏感。

在这种比较特殊的基金资产运作过程中,为了符合企业年金更高地安全性要求,各 个营运主体之间的相互制约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良好的治理结构是其成功运作的保证。

因 1具体分析见巴曙松、陈华良、贾蓓《企业年金的关联交易监管框架研究》中的分析 2主要参考了赵光毅《确定缴费型(DC)企业年金计划的风险分析》。

3 EBRI(2004)显示,美国只有40%的在职人员有长期计划,只有1/3的年轻人和1/2即将退休的老人有过长期计划。

Lusardi (1999a)发现,1992年,在将于5-10年内退休的人员中,其中1/3几乎从没考虑过退休相关事宜,而只有1/3较多考虑过这个 问题。

4 Laibson, Repetto & Tobacman (1998)发现,许多职工面对当前消费压力时就打乱了长期计划。

有人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并 实施改正,即进行“自我控制”。

但其他人却需要在计划设计方面有所规定,才可实现“自我控制”。

5关于两种原因的详细分析,请参阅Venti (2004)。

外部政治 、 经济 、 金融环境展望 运营机构在市场的影响力 体系运作类风险 基金管理类风险监管目标 ■市场稳 定有序; ■促进运 作透明; ■保护持 有人利益; ■减少金 融犯罪 关联交易; 理事会; 公允性; 缴费风险; 治理结构; 欺诈; 虚假营销; 产品风险; 独立性; 流动性; 资产配置; 通货膨胀; 账户管理; 资产托管; 信息报告 影响程度及概率乘数 影响程度及概率乘数 12/22 此,对企业年金的治理必然要提出一些超出一般公司治理的要求。

企业年金参与机构的治 理风险可以分为两个层次: ①企业年金整个运作流程中存在的治理风险:我国的企业年金市场还处在培育期,这个 时期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为了争夺客户资源,往往各机构包括受托人、投资管理人、账户 管理人等都有可能为客户提供年金方案、产品等服务,这可能是提高效率的一种方式,但 需要明确提供服务与承担职责界限,避免运行过程中出现纠纷时权责划分不清的情况出 现。

企业年金基金的运作中有两个比较重要的线索即资金流和信息流,但是由于涉及的营 运主体比较多,则存在各个营运主体为了自身的利益有意破坏资金流和信息流畅通的可能 性,这样就会对企业年金基金造成损失,因此在资金流和信息流的路径上设置相互制约的 机制保持他们畅通。

另外,在企业年金的整个治理结构中,企业年金受托人的治理责任是 首位的,对受托人的责任应该进一步的明确,尤其是企业年金理事会的定位问题,从而强 化受托人作为企业年金运作中的核心机构和治理主体的地位。

②参与机构各自的治理结构风险:企业年金的管理模式是有效的,但是这只是企业年金 安全运作的制度基础,要想做到真正的有效运作,那么各个参与机构的自身治理结构也是 非常重要的。

企业年金的参与机构包括企业年金理事会、信托公司、保险公司、商业银行、 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

企业年金理事会的治理结构不完善,另外专业程度是非常的低的, 需要在独立性上进一步强化。

其他的都是专业的金融机构,像信托公司具有一定的受托经 验,但是从长期公司治理实践需要有更专业和严格的治理结构6,专业的养老金公司则成 立不久,经验上还需摸索和积累。

保险公司、商业银行、证券公司和基金公司的治理结构 也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风险,这些机构有责任建立完善的治理结构、恰当的风险管理政策 和规定来适当的减少其自身经营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

欺诈和虚假营销的风险 欺诈7和虚假营销是以对信息的隐瞒为基础的,这一风险包含了很多方面的问题,企业年 金发起人或者是企业年金基金的某一管理机构挪用了企业年金的缴费或年金计划所积累 的基金;投资管理人滥用基金的管理权,这表现为投资管理人一旦对基金的投资管理获得 了全权的委托,就可能试图超越政策和法规的限制进行投资,但是其目的可能是确保良好 的业绩从而增加市场份额,或者是协助关联机构操纵市场或企业并购或反并购,即使这种 行为是短期行为也会给企业年金基金带来损失;另外还有承诺投资的收益率而收取过高的 费用或发生不合理的费用支出并对这种行为进行隐瞒。

下面的图反映了相对于基金资产的各种流入和流出项,在每一个交易过程中都有可能发生 欺诈的行为,这就要求受托人应该负责保证每一项交易都是合法合规并且没有欺诈行为, 从而确保基金资产的安全。

图表3企业年金资产的流入和流出 6法人受托机构目前看包括3家信托公司和2家专业的养老金公司。

7澳大利亚审慎监管局对欺诈的定义为:为了获得经济利益违反法律法规有意对信息进行隐瞒和扭曲的行为。

缴费转入 买入资产费用转出支付 资产的变现投资收入 基金资产 13/22 投资独立性的风险 对于企业年金资产来说安全性是最重要的,因此投资管理人在对企业年金资产进行投资管 理的过程中要重视投资的独立性,这其中包括了两个方面,即年金资产的独立性和投资管 理过程的独立性要求。

(1)年金资产是属于受益职工的,不但独立于投资管理人的资产, 而且还独立于缴纳资金的企业。

投资管理人在管理客户资产上是以受托投资管理的形式出 现的,从法律上是与投资管理人的自有资产是相互独立的,并且企业年金的货币资产是存 放在托管人那里的,这样在投资管理过程中,进行投资决策和资金管理的机构是完全独立 的,防止了投资管理人对投资权的滥用,保护了企业年金资产的安全。

(2)在投资管理人 内部,由于企业年金的投资管理流程复杂,管理层次较多,必须科学设置职能部门和各重 要岗位,并对不同的岗位、不同权限的人员实行职责分离,使其相互配合、相互制约,保 证投资管理过程的独立性。

信息报告风险 企业年金的管理流程比较复杂,涉及主体较多,因此严格的信息披露制度成为保证保护企 业年金资产安全,各个主体信息共享,互相监督的基础。

西方各国一般都规定,企业年金 的受托人、账户管理人、投资管理人和托管人必须定期向企业年金受益人进行信息披露, 监管机构通常直接审查信息披露的真实性。

信息报告的风险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1)在 参与主体之间的信息报告和传递工程中,需要注意防止信息的失控性趋势。

这样信息的内 容可能发生矛盾,另外就是信息安全性的有效控制;(2)严格评审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 所提供的报告的完备性、可靠性和及时性,保证在缴费、投资、管理、选择机构等方面都 需要向当事人提供及时、完整、有效的报告。

最后,是对这些风险点进行更为细致的评估,划分风险类别。

依据风险发生的程度,将其 划分为低风险、存在风险、重大风险和无法接受的风险四个级别,并据此构成可具操作性 的风险矩阵,指导企业年金的监管(见附二)。

(3)依据风险矩阵设计企业年金的监管工具(Tools) 企业年金理事会的运作指南 企业年金理事会宗旨是忠实、审慎地管理企业年金基金,保证年金资产的安全,最大限度地 实现年金资产的增值,保障企业年金基金委托人和受益人的利益。

那么为了明确年金理事 会的地位和发挥年金理事会应有的作用,我们应该制定年金理事会的运作指南,内容应当 包括以下几个部分:年金理事会的产生和理事的任职资格;理事会的职责义务和权利,这 对于我们上一部分中提到的理事会风险的防范是非常重要的;理事会成员的禁止行为;理 事会对企业年金基金的经营管理,要包括两大项工作:年金基金的投资决策管理和年金基 金运营风险管理。

受托人的内部控制制度 受托人的内部控制是指由受托人建立的一系列方法和程序来保证企业年金基金的安全,受 托人公司财务和其他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和及时。

一个有效的受托人内部控制制度的主 要目标就是能够及时发现和处理违规行为,保证年金资产的运用合法性。

内控制度的设计 要遵循是个法则:第一、控制制度要保证年金资产和投资的安全性;第二、控制制度应该 全部是书面形式的,要和所有的相关人员及时沟通;第三、应该对主要内控因素的情况每 日监控;第四、对内控程序进行定期的检查,针对年金资产情况的变化及时完善内控机制。

内部控制的主要内容包括:受托人要和其他的委托人进行监控和及时的沟通,确保企业年 金基金划转的安全性和账户记录的准确性;受托人的风险管理和控制制度,建立完善的事 前识别和监测,事中预警、防范和处理,事后评估和报告制度,将各类风险控制在最低限 度;受托人的电子信息系统承载了大量企业年金计划的信息和数据,因此要从硬件环境和 软件环境上来加强电子信息系统控制的严密性。

14/22 向企业及员工的信息披露 关于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对企业和员工的信息披露的监管,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 进行评价信息披露的程度和质量。

(1)信息披露的充分性,这指的是披露内容要公开所有 法定项目要求披露的信息,不得有欠缺和遗漏,披露的形式上要采用书面报告的形式,使 企业和员工能够比较容易的获得这些披露信息。

(2)所披露信息的准确性,要保证所披露 的信息能准确地反映企业年金基金运作的状况,另外当有重大事项发生从而影响企业年金 运作和收益等方面的情况出现时,信息的披露人有义务及时地向企业和员工更正和更新有 关的信息,使其能够获得企业年金运作情况的知情权。

(3)信息披露的及时,披露主体应 在规定的时间内,按规定频率及时披露应该披露的信息,使监管部门、委托人和受益人通 过不断更新的信息及时分析、评估和监督披露主体企业年金运营的实际情况和最新情况。

信息披露的及时要求是从信息披露的时间角度来衡量的,它包括披露主体的日常信息、月 度信息、季度信息、年度信息和临时信息等信息的披露。

非现场的合规性报告的定期审查 受托人要向监管机构定期呈交财务会计报告、基金管理报告,账户管理人要向监管机构定 期呈交账户管理报告,托管人要向监管机构定期呈交财务会计报告和托管报告,投资管理 人要向监管机构定期呈交投资组合报告和投资管理报告。

那么监管机构对这些报告进行严 格的审查,从而确定企业年金资产的风险和各个管理机构是否在财务上和经营管理上存在 问题,早些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防止问题的恶化,做到防患于未然。

产品设计的规范指引 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的理念是在保证年金安全性、流动性的基础上,追求资产的长期稳定增 值。

那么企业年金的产品设计就要符合企业年金基金的长期性和安全性这两个重要的特 性。

企业年金的产品设计实际是要求专业资产管理机构为年金投资确定方针准则,并提出 具体的投资运作方案。

企业年金的投资方针准则需要决定的问题有:具体投资理念和目标、 投资回报目标、基金可承受的损失程度(风险允许度)、基金运作的限制条款和制约条件、 投资策略、外部委托管理还是内部管理、资产的特性、投资对象的特性、投资目标基准、 投资风格等等。

这一揽子的产品方案是年金未来投资操作和业绩评价的基础。

现场的定期、非定期检查 为了使监督机制充分发挥作用,对企业年金基金管理机构进行现场检查和察看,这些检查 既可以是与高级管理层就重大战略和风险管理问题进行高层次的商讨,也可能是对企业年 金基金进行详细审核并判断该基金是否符合审计要求。

现场检查的内容包括管理水平、资 产质量、投资收益、基金流动性等常规检查和风险评估检查。

风险评估检查主要是指四个 方面,即投资、融资、运营和总体合规管理情况。

现场检查的次数和强度通常取决于监督 人员对内部控制环境的信赖程度,另外还受企业年金基金风险评价结果的影响。

当机构面 临较高的风险的时候,则次数和强度都要加大,反之则反。

(4)企业年金计划风险监管实施的评估(Evaluation) 针对不同风险级别制定监管策略 风险矩阵中将企业年金各个环节的风险划分为低风险、存在风险、重大风险和无法接受的 风险四个级别,根据风险所发生的不同概率和影响程度采用相应的监管策略。

监管方式可 以针对四类风险层次而划分为监视、预防、矫正、关闭四类,即对于运营环节中出现的低 风险,监管部门采用报表核查、口头提示等方式对其进行评估,目标在于监测和追踪风险 发生的程度和趋势;对于存在风险级别,监管部门可采用现场检查、规范指导等进行预防, 目标在于防止运营的风险实现或扩大;对于重大的风险,则有必要采取停止整顿等严厉手 段,彻底纠正不规范的运营行为;而一旦出现无法接受的风险,则可以清算企业年金计划、 运营机构退出市场等,处理已经实现的风险,防止因拖延处理而造成的损失增加以及危害 其他企业年金计划。

对运营环节中的风险进行分类处理可以极大的优化监管资源,并能在 监管过程中减少对企业年金正常的运营。

企业年金计划由单个企业自主设计、运行,一旦 数目增多无法对每个计划都详细监控,通过设定各种级别的关注程度对重点计划重点监 15/22 管,同时在风险可能产生的初始就进行追踪和评估,也能有效地限制风险的扩大和实现。

扩大信息披露渠道,促进监管透明化 充分的信息搜集是实施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的关键,为了获得企业年金计划运行的完 整资料,应当扩大信息披露渠道,可以从四个层次搜集:第一层次是运营机构的信息披露, 即对公众披露应当披露的信息和对持有人披露的特定信息;第二层次是对运营机构监管部 门的信息披露,即向银监会、证监会或者保监会披露要求披露的有关托管、投资管理、产 品设计、营销等运营信息,以及监管部门采取的定期或不定期现场检查;第三层次是向企 业年金计划的监管部门,即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提交符合要求的审计报告,完整披露运营中 应当提供的信息;第四层次是来自于独立第三方中介机构所提供的市场情报,既来自于包 括会计、审计、法律等机构的信息。

为保证信息披露的完整和充分,又维护企业年金计划 的正常运营,可以借鉴香港对公募基金的分级披露制度8,建立企业年金的分类披露标准, 对于“无须披露交易”、“事后披露交易”、“事前获批交易”规定判定标准,特别是针对容 易引发企业年金关联交易的环节作出更加严格的披露要求,如本人交易、共同交易、代理 交易以及自我投资中要求运营机构必须披露与其具有密切关系的关联方,对运营机构与关 联方发生交易的部分设置详细的披露项目,诸如双方的关联形式、交易额占整个企业年金 资产的比例以及选择关联方进行交易的依据等。

加强监管机构间的协调和合作 基于风险的监管模式将重点对机构本身的监管转向计划运作整个环节和功能的监管,在当 前我国实际状况下,单个监管机构不可能完成对整个业务链的风险监控,借鉴国际经验必 须加强监管机构间的协调和合作,既包括监管信息的合作沟通,也包括监管手段和策略的 协调实施。

建议各监管主体定期召开联席会议,实现信息的共享。

并对信息的真实有效性 进行确认,对数据共同分析,对准备金的计提方式、年金的支付方式以及托管方式等亟待 解决的问题共同协商,从而避免各监管主体之间各自为政的局面,减少冲突发生的可能性, 保证企业年金营运的安全性与盈利性。

对于企业年金的运行个体,则需要在机构的内控机 制中重点监督信息传递是否畅通,且信息是否真实有效。

可以通过设计先进的企业年金管 理信息系统对信息进行汇总和公布,使各监管主体可以在第一时间接收到加工整理过的信 息,从而降低了在手工操作环境下,产生操作风险的可能性。

如有必要,也可借鉴英国职 业年金监管局对职业年金计划的监管经验,成立年金监管委员会,该委员会由劳动和保障 部的社会基金监督司以及证监会、银监会以及保监会共同构成,年金委员会统一协调各监 管部门的关系,进行统一管理。

由于法律上的冲突,在无法实现统一管理的情况下,可以 先在各监管机构内部设立独立的年金监管部门,专门负责对年金业务的管理,方便各部门 之间的联系,使监管更加具有针对性。

四、结 论 本文综述了当前国内外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文献,当前仅有较少的文献涉及到该领 域,特别是在实践和操作上国内外都还处于探索阶段。

我国年金市场刚刚起步,监管资源 稀缺,年金体系复杂,角色较多且金融机构行业跨度较大的情况下隐藏着较大风险,引入 风险监管迫在眉睫。

因此需要尽快将风险监管的概念、操作方式等全面介绍到我国的年金 市场,认清风险监管的发展趋势,是对我国现行数量监管模式的有益补充。

本文研究认为,企业年金在各国养老金建立的初期或金融市场欠发达国家,实行严格数量 监管是符合实际的,之后由严格数量监管逐步放松限制,并向审慎性监管模式过渡。

国外 监管模式在由严格数量监管向审慎性监管转变的同时,一些国家开始关注并引入以风险为 8香港对基金的信息披露等级分明,分级标准明确,而且披露要求清晰,并有完善的豁免制度。

如无须披露的交易的判定标 准主要有:交易是在日常业务中按一般商务条款进行的,交易金额少于100万港币或上市公司有形资产账面净值0.03%支较 高者;事后披露的交易的判定标准主要有:按一般商务条款进行的,交易金额少于1000万港币或上市公司有形资产账面净值 3%之较高者;事前获批的交易的判定标准没有定量标准,而是详细列举了八种所属交易。

16/22 导向的监管理念。

同时,本文还分析了国外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理论和实践经验,这 些经验为我国探索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提供了借鉴。

本文进一步探讨了在我国实施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管框架,借鉴英国FSA针对银行系 统的《以风险为基础的银行监管办法》经验,首先界定了基于风险的监管目标,包括维护 企业年金市场的稳定有序、促进市场主体对运营机构的了解、保护企业年金持有人的利益 和减少金融犯罪;其次,评估了企业年金运营环节在计划操作和基金管理两个层次的风险 点;再次,构建了监管工具,包括建立企业年金理事会的运作指南、受托人的内部控制制 度、完善向企业及员工的信息披露、制定非现场的合规性报告的定期审查、制定产品设计 的规范指引以及进行现场的定期、非定期检查等;最后,在评估监管实施上,需要针对不 同风险级别制定监管策略、扩大信息披露渠道,促进监管透明化以及加强监管机构间的协 调和合作等。

本文在借鉴国外经验的基础上,初步探索了在我国当前环境下构建基于风险的企业年金监 管框架,为刚起步的企业年金市场监管提供了参考。

由于相关的研究和探讨较少,本文在 此领域仅作了初步和较为宏观的讨论,后续的研究可围绕理论的深化和实践的可操作性进 一步展开,从而构建符合国际金融监管趋势和我国实际状况的监管框架。

17/22 附表1企业年金计划运营环节风险点评估表 类型风险点说明 年金理事会风险 不具备法人资格,不能独立对外承担法律责任; 内设机构,独立性受影响; 激励或约束机制与责任不对称 参与机构关联交易风险 涉及运营主体众多,运作复杂,关联交易可能性大; 联手操作,削弱竞争的公平性; 进行利润转移或损害转嫁的可能性 年金计划公允性风险 在提取补充基金时有不公允标准; 企业为员工缴费部分制定的标准不公允; 企业的缴费风险 职工自我保障意愿就有不确定性; 职工消费行为与长期计划的背离; 税收政策不明朗,鼓励作用不明显 参与机构的治理结构风险 年金运作流程中由于各参与机构的自利倾向对资金流和信息流的破坏所可能 带来风险; 参与机构各自的治理结构并不完善,也在不同程度上存在着风险年金计划体系风险 欺诈和虚假营销的风险资产挪用、违规投资运作、费用收取和支出等各环节的违规可能 产品风险 安全性与收益性原则的实现程度; 对计划参与人年龄结构和风险偏好因素的考虑 投资独立性的风险 年金资产与投资管理人和缴纳资金企业的资产独立; 投资管理人具体投资管理过程的独立性问题 资金的流动性风险 年金基金现金流入和流出的不确定特点对基金流动性具有特殊要求; 证券市场的不确定性、证券本身的流动性差异对变现能力和交易成本的影响 资产配置风险 在特定投资约束、流动性要求和收益目标下,实现资产配置的均衡,否则会 发生风险 通货膨胀风险对一次性领取和分次领取方式都会产生购买力的侵蚀 账户管理系统风险 如果账户管理系统和流程不健全,技术和内部控制不规范,账户转移时就会产 生管理风险 资产托管及挪用风险 如果托管人出于自身利益而挪用资产,把企业年金资产和自己的资产混合投 资,会影响年金收益率和偿付能力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运作风险 信息报告风险 信息报告和传递工程中,信息的失控的可能; 对报告的完备性、可靠性和及时性的有效监督 附表2企业年金计划风险导向监管矩阵构建 企业年金计划运作风险企业年金基金管理风险 投资风险风险水平 机构关联 交易 计划不公平企业缴费机构治 理结构 欺诈和虚 假营销 理事会风险产品设计 投资独立性 流动性资产配置通货膨胀 账户系统资产挪用信息报告无法接受风险 在企业年 金的投资 管理中存 在严重的 自我投资, 股权交易, 对年金计 划具有毁 灭性的破坏 企业年金计 划在对待员 工权益上存 在重大的不 公平,大部分 持有人的合 法权益受到 侵害,计划无 法合理持续 拖欠超过 6个月 金融机 构没有 和企业 年金相 关的公 司治理 结构 由于挪用 资金和其 他欺诈行 为造成企 业年金的 营运困难 理事会治理 结构不合 理,成员组 成等存在重 大缺陷,管 理运作混 乱,出现严 重的运营问题 产品设计 没有任何 差异化,完 全体现产 品设计的 原则,对年 金资产的 收益造成 重大损失, 无法偿付 存在严重 的影响投 资独立性 的行为, 并导致金 融机构在 企业年金 持续经营 上出现困难 投资报告 显示,存在 严重的流 动性风险, 并且部分 年金计划 的参与人 进入偿付 阶段 投资报告 显示,资 产配置比 例严重不 符合劳动 保障部的 规定,并 且风险和 收益严重 不对称现象 存在严重 的通货膨 胀问题, 使得企业 年金计划 有破产的 危险的发生 没有现金 规范的账 户管理系 统,使得年 金的管理 非常的混乱 由于挪用 资金给企 业的生存 能力造成 重大的影响 信息报告的 内容上存在 严重的错误 和遗漏,并 且信息的披 露有严重的 滞后现象重大风险 管理机构 为了利益 共同发生 关联交易, 共同侵害 年金资产 的利益 企业年金计 划存在明显 的不公平条 款,对部分持 有人的利益 造成明显的 损害,对其计 划运作影响 很大 拖欠3到 6个月 劳动保 障部发 现有部 分治理 结构不 符合劳 动保障 部的规定 企业年金 理事会或 管理人采 用各种欺 诈行为占 用大量的 费用 ,使 得企业年 金的费用 不足 理事会的治 理结构存在 缺陷,管理 运作缺乏规 范,出现风 险较大 产品设计 存在比较 大的风险, 有流动性 风险 投资的独 立性存在 干扰因 素,为了 防止重大 风险的发 生,需要 立即采取 行动,以 确保独立性 由于整个 证券市场 受宏观经 济因素的 影响,使得 企业年金 投资出现 流动性风险 投资报告 显示,资 产的配置 结构存在 严重的问 题,不符 合企业年 金基金投 资的要求 投资收益 率低于通 货膨胀 率,年金 资产出现 严重的贬值 年金账户 管理系统 存在重大 缺陷,使得 年金记账 和转账的 准确性和 及时性不高 大量费用 被金融机 构的管理 人员挪用, 机构的偿 付能力和 声誉出现 问题并对 年金计划 造成损失 信息报告不 能及时地反 映企业年金 情况的变 化,紧急情 况的信息报 告机制不完善存在风险 审计报告 和其他报 告显示存 在关联交 易,存在潜 在风险,但 并没有造 成实际损失 企业年金在 缴费、补提、 运作等方面 有不合理条 款,少部分持 有人受到不 公平对待,权 益受到侵害 拖欠1到 3个月 符合监 管机构 大部分 的规 定,但 有地方 有待改进 通过一定 的原因,自 由分配的 额度很高, 致使年金 费用出现 不足现象 理事会能维 持较为合理 的治理结 构,但是管 理上漏洞较多 产品设计 体现了年 金资产投 资的基本 要求,但是 没有注意 到参与人 的年龄结 构等因素 总体合 规,但存 在某些违 规行为, 部分行为 处在法规 边缘 由于投资 对象中某 支证券的 价格等因 素发生变 化,导致投 资资金存 在流动性 的潜在风险 投资报告 显示资产 配置比例 中的某类 资产不符 合劳动保 障部的规定 存在通湖 膨胀的风 险,但通 过对投资 资产种类 和比例的 调整可以 化解风险 年金账户 管理系统 在硬件方 面部分不 符合劳动 保障部的 规定,进行 限期整改 经过现场 检查发现 存在挪用 资产的制 度和程序 上的缺陷 信息报告的 准确性,及 时性都符合 劳动保障部 的规定,但 是在管理人 之间的传送 存在潜在的 安全问题 19/22 企业年金计划运作风险企业年金基金管理风险 投资风险风险水平 机构关联 交易 计划不公平企业缴费机构治 理结构 欺诈和虚 假营销 理事会风险产品设计 投资独立性 流动性资产配置通货膨胀 账户系统资产挪用信息报告低风险 审计报告 和其他投 资报告没 有发现关 联交易迹象 企业年金计 划在缴费、补 提、运作等方 面基本上能 合理对待所 有的员工 审计报告 和其他报 告显示没 有任何拖 欠现象 在年金 治理结 构方 面,无 安全符 合监管 机构的 规定, 有完善 的治理 结构。

审计报告 和其他报 告显示没 有任何欺 诈的现象 理事会维持 较为合理的 治理结构, 在管理运作 上出现个别 问题 完全根据 年金参与 人员的风 险收益偏 好结构,以 专业的投 资分析为 基础设计 产品 没有发现 违反投资 独立性的 行为,严 格遵守了 劳动部的 规定 没有任何 迹象表明 存在流动 性风险 投资报告 显示资产 配置的比 例完全符 合劳动保 障部的规定 不存在通 货膨胀风 险,企业 年金实现 保值增值 的作用 完全符合 劳动保障 部的账户 管理系统 要求 没有发现 任何问题 信息报告的 情况完全符 合劳动保障 部等规定 参考文献 1.汤艺娜,企业年金计划中政府监管的定位,特区经济,2005年第8期 2.巴曙松等,企业年金监管协调机制的建立,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4年第7期 3.史福厚,金融监管导论,中国商务出版社,2004.2月第一版 4.韩汉君、王振富、丁忠明,《金融监管》,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10月第一版 5.巴曙松华中炜,企业年金投资监管模式比较及我国的路径选择,中国金融,2005年第5期 6.王虎峰陈晓云,把握企业年金监管的关键点,银行家 7.刘革邓庆彪,国外企业年金基金监管模式比较及启示,,财经理论与实践,2005年第5期 8.邓大松吴小武,协同论在企业年金基金风险监管中的应用研究,武汉金融,2005年第5期 9.巴曙松,企业年金风险监管的主要环节与政策框架,海南金融,2005年第7期 10.巴曙松,培育企业年金须构建风险监管制度,《中国投资》2005年9月 11.巴曙松 陈湘永,企业年金管理风险控制模式选择,上海证券报 12.杨燕绥,再论中国企业年金市场中国劳动保障2004/10 13.杨燕绥,国外企业年金的历史沿革及经验中国劳动保障2004/03王雪,美国的企业年金监管,《中国保 险》,2005年第10期 14.华金辉,企业年金监管的国际经验及其启示来源,《济南金融》,2005年第7期 15.于海中,我国企业年金的监管研究,硕士论文,2005年 16.易惕,企业年金基金投资及其监管研究,硕士论文,2005年 17.刘革,我国企业年金基金监管若干问题研究,硕士论文,2005年 18.单美娇,我国企业年金监管制度的比较研究,硕士论文,2005年 19.郑秉文,信托型年金制度为首选——欧美企业年金制度比较及其对我国的启示,数字财富,2004/05 20.林毓铭,美日企业年金制度解读与我国企业年金制度的完善,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03/04 21.刘钧,美国企业年金计划的运作及其对我国的启示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2/09 22.黄瑞,美国企业年金计划及启示当代经济2004/05 23.刘云龙,企业年金制度的财政属性和金融属性经济研究参考2004/81 24.王大波,国际企业年金的历史发展和制度演进浙江金融2004/Z1 25. Funding 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s: Risk-Based Supervision in Ontario: Overview and Selected Findings 2000-2004. .gov.on.ca 26. Stanisawa Golinowska,Piotr Kurowski(eds.),Rational Pension Supervision:First Experiences of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an States in Comparison with Other Countries,Warsaw,2000No36 27. Risk-Based Supervision of the Funding of Ongoing 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s,2000.5. .gov.on.ca 28. Krishnamurthi, Sudhir, “Applying Portfolio Theory to DB and DCPlans” Paper presented ata World Bank conference “Pension Systems in Eastern Europe and the Middle East: AchievingEffective Fund Management”, Paris, March 22-241999 29. Rocha, Roberto, Richard Hinz, and Joaquín Gutiérrez.2001. “Improving Regulation and Supervision of Pension Funds: Are ThereLessons from the Banking Sector” In New Ideas about Old-Age Security, ed. Robert Holzmann and Joseph Stiglitz. Washington, DC: World Bank 30. Demarco, Gustavo, and Rafael Rofman.1999. “Collecting and Transferring,Pension Contributions.” Social Protection Discussion Paper 9907,World Bank, Washington, DC. 31. Vittas, Dmitri,1998, Regulatory Controversies of Private Pension Funds, World Bank Policy Research Working Paper 1893, Washington, D.C. 32. Anca Mataoanu, Pension Supervision: Key Policy Issues from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Working Paper,2004-8 21/22 33. Roberto Rocha, Richard Hinz, and Joaquin Gutierrez, IMPROVINGTHEREGULATIONAND SUPERVISIONOFPENSIONFUNDS: ARETHERELESSONSFROMTHEBANKING SECTOR ,December 1999 34. Davis Philip, Ageing and Financial Stability, Discussion Paper PI-0111, The Pensions Institute, July 2001, Available at: 35. Barth, R. James, Caprio Gerard Jr., Levine Ross, Banking Systems Around The Globe : Do Regulation and Ownership Affect Performance and Stability,, The World Bank, Working Paper 2325, Available at: . 36. Demarco Gustavo, Rofman Rafael, Whitehouse Edward, Supervising Mandatory Funded Pension Systems: Issues and Challenges, The World Bank. 37. Demirguc-Kunt Asli, Laeven Luc, Levine Ross, Regulations, Market Structure, Institutions, and the Cost of Financial Intermediation,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Working Paper 9890, July, 2003, available at: . 38. Fitzgerald Thomas, Vogel Robert, Moving Towards Risk Based Supervision in Developing Economies, CAERIIDiscussion Paper No.66, May 2000. 39. Kaufmann Daniel, Kraay Aart, Mastruzzi Massimo, Governance Matters III: Governance Indicators for 1996-2002,The World Bank, June 30th,2003. 40. Llewellyn David, The Economic Rationale for Financial Regulation, Financial Service Authority, Occasional Paper Series, April 1999, Available at: . 41. Mishkin S. Frederick, Prudential Supervision,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2001. 42. Rocha Roberto, Hinz Richard, Gutierrez Joaquin, Improving the Regulation and Supervision of Pension Funds: Are There Lessons from the Banking Sector, The World Bank, December,1999, Available at: $FILE/spdp 0002.pdf. 43. Axel Oster,Risk-Based PensionSupervision- German Approach,Presentation at OECD/IOPS Conferenceon Private Pensions in Latin America,March 2006; Federal Financial Supervisory Authority 44. Thomas Fitzgerald,Robert Vogel,Moving Towards Risk-Based Supervision in Developing Economies,May 2000,CAERIIDiscussion Paper No.66 45. Funding Defined Benefit Pension Plans: Risk-Based Supervision in Ontario Overview and Selected Findings 2000-2004,September 2005,Financial Services Commission of Ontario 46. FIRSTCONFERENCEONPENSIONREGULATIONANDSUPERVISIONINLATINAMERICA,San José, Costa Rica,10th-11th July 2003,SUMMARYRECORDOFTHEMEETING 47. Richard P. Hinz and Anca Mataoanu,Pension Supervision: Understanding International Practice and Country Context,May 2005,Social Protection Unit Human Development Network The World Bank 48. Richard Hinz and Roberto Rocha,RISK-BASEDSUPERVISIONOFPENSIONFUNDS: Summary of First Four Case Studies,30,2006,The World Bank IOPSConference 49. Anca Mataoanu,Pension Supervision: Key Policy Issues from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 PARC Working Paper Series,WPS 04-03,POPULATIONAGINGRESEARCHCENTER 50. IOPSPRINCIPLESOFPRIVATEPENSIONSUPERVISION,December 2005,OECD 作者简介 巴曙松博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 特殊津贴,中央国家机关青联常委;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与金融市场监管、 企业融资问题与货币政策决策,还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监管咨询专家;企业年金资格评审专 家;中国证监会基金评议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银监会考试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海南) 改革发展研究院、华中科技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高校兼职教授并指导研 究生,曾经担任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中银香港有限公司风险管理部助理 总经理、中国银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等职务,并曾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从事博士 后研究。

此报告旨为发给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证券”)的特定客户及其他专业人士。

未 经平安证券事先书面明文批准,不得更改或以任何方式传送、复印或派发此报告的材料、内容及其 复印本予任何其它人。

此报告所载资料的来源及观点的出处皆被平安证券认为可靠,但平安证券不能担保其准确性或完整 性,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达观点不构成所述证券买卖的出价或询价,报告内容仅供参考。

平安证券 不对因使用此报告的材料而引致的损失而负上任何责任,除非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

客户并不能尽 依靠此报告而取代行使独立判断。

平安证券可发出其它与本报告所载资料不一致及有不同结论的报告。

本报告及该等报告反映编写分 析员的不同设想、见解及分析方法。

报告所载资料、意见及推测仅反映分析员于发出此报告日期当 日的判断,可随时更改。

此报告所指的证券价格、价值及收入可跌可升。

为免生疑问,此报告所载 观点并不代表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的立场。

平安证券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可能参与此报告所提及的发行商的投资银行业务或投资其发行的证券。

平安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06版权所有。

保留一切权利。

综合研究所 地址:深圳八卦三路平安大厦三楼 邮编:518029 电话:(0755) 82262888 传真: (0755) 82449257

推荐给朋友: 收藏    |      
尊敬的用户您好!
         为了让您更全面、更快捷、更深度的使用本服务,请您"立即下载" 安装《慧博智能策略终端
         使用终端不仅可以免费查阅各大机构的研究报告,第一手的投资资讯,还提供大量研报加工数据,盈利预测数据,历史财务数据,宏观经济数据,以及宏观及行业研究思路,公司研究方法,可多角度观测市场,用更多维度的视点辅助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
         目前本终端广泛应用于券商,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保险,银行理财,信托,QFII,上市公司战略部,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咨询公司,VC/PE等。
慧博投资分析手机版 手机扫码轻松下载